白虹

白虹「第一位舉辦個人音樂會的流行歌星」


白虹(1920.2.24-1992.5.28),原名白麗珠,民國時期著名歌唱家、演員。 1931年初成為明月歌舞團成員,1934年在大晚報舉辦的廣播歌星競選中獲得最多選票,成為中國流行音樂史上第一位“歌唱皇后”。 1945年1月舉辦歌唱大會,是中國第一位舉辦個人音樂會的流行歌星。白虹音域寬廣、曲風多變,嗓音甜美醇厚且發音準確,每每能將感情與詞意融會貫通,唱腔獨到,感染力強。在30年代後期與周璇、龔秋霞齊被譽為“三大歌聲”,在40年代“上海七大歌星”中排名第二。作為上海時期的影劇歌三棲紅星,白虹主演過《無花果》、《孤島春秋》、《美人關》、《霧夜血案》等影片以及《上海之歌》、《楊貴妃》等舞台劇、歌劇和多部話劇,在電影界與白光、白楊有“北平三白”之稱。建國後白虹致力於話劇事業直至退休,曾榮獲三等功。其一生在歌唱、演藝上都有不俗的成就。

演藝經歷

初露頭角

白虹,原名白麗珠,出生於猴年正月初五日(1920年2月24日),滿清皇室(正黃旗)的後代,在北京長大。 1931年初,黎錦暉的上海明月歌舞團到北京招生。儘管出生在封建意識濃厚的家庭,白麗珠的父親並未阻撓女兒,而母親更是積極支持女兒從事歌舞事業。當時12歲的白麗珠能歌善舞,長得白皙可愛,當場就被主考人黎錦光和嚴折西錄取,而後與嚴華、英茵等新錄取社員一同隨團轉往青島,在那裡,白麗珠作了其“處女”登台,之後赴上海進行歌舞學習,由此正式開始演藝生涯。

白虹進入明月社後,向黎錦光學習樂理,向作曲家張昊學習聲樂,向俄籍教師馬索夫學習舞蹈。與此同時,社長黎錦暉盡量給她演出的機會。她先後參演過《三蝴蝶》《月明之夜》《可憐的秋香》《葡萄仙子》《小小畫家》《特別快車》等歌舞節目,逐漸展露出才華。

1932年,白虹在百代唱片公司灌下她的第一首歌曲《晚香玉》。

她的第一張個人唱片則是約於1933年2月發行的《慈母搖籃歌/小寶貝》,由勝利唱片出版,當時使用的仍是本名白麗珠。約1933年中下旬開始使用藝名白虹。關於“白虹”這個名字,有人認為取自荊軻刺秦王白虹貫“日”的典故,含寓名抗日之念。 短短一兩年的時間裡,她就唱紅了《回憶》《祝你晚安》《開始的一吻》《夜半的私語》等歌曲。

1933年,明月社改組為新月歌劇社,其當時在《申報》登的演出廣告上,白虹已是重點推介對象,此時她已經成名。戰亂動蕩的年代裡,明月社多次解散又重建,社員們對此也漸漸習以為常。白虹一直沒離開上海,社團解散期間,曾和其他社員一起在黎錦暉的安排下到電台播音,為商品作廣告,解決生活開支問題的同時亦使歌藝得到了鍛煉。 有一回解散的時間很長,白虹還和黎莉莉一同進了南洋高商,讀了將近一年的書。

歌舞皇后

1934年,上海“大晚報”舉辦了“廣播歌星競選”,這是中國流行歌壇的第一次歌星競選,是當時上海“娛樂圈”的一場盛事。那時電台邀請歌星演唱已成流行趨勢,“播音歌星”應運而生,上海《大晚報》副刊編輯崔萬秋,發起舉辦了“三大播音歌星競選”活動。為了辦好這次比賽,《大晚報》從5月2日起開闢了“今日精彩播音節目”專欄,每天都預報各播音團體的某一位歌星在哪一家電台播音的時間、播唱哪一首歌曲,以便聽眾有選擇地收聽。正式競選從5月26日開始,6月14日結束。歌星們每天照常到電台播音,聽眾每天投票選舉他們喜歡的歌星,最後以得票多少決定名次。

競賽一開始,白虹與周璇就一馬當先。十八天的競賽里,兩人互有先後。 6月14日《大晚報》第五版發布了競選結果。白虹最終以9103票的絕對優勢摘得桂冠,獲得中國流行音樂史上第一個“歌后”頭銜。當時還不怎麼出名的周璇,則在這一次聯賽中以8876票居第二名。第三名汪曼傑,8854票。三大歌星在當時頗受矚目,如1935年8月創刊的《歌星畫報》,就以白虹、周璇、汪曼傑的頭像作第一、二、三期封面。這一次比賽的結果奠定了白虹在歌壇不可動搖的一線地位。

30年代,白虹在百代、勝利、高亭、麗歌、大中華等廠牌灌錄過大量歌曲,在電台播音時演唱的未錄成唱片的歌曲更是不計其數。競選期間,她演唱的多是黎錦暉創作的歌曲,可以說是黎式時代曲打造出來的中國第一位歌唱皇后。

初登熒幕

1934年,白虹在黎錦暉的推薦下參演了藝華的音樂歌舞有聲對白巨片《人間仙子》,這是她第一次在銀幕上嶄露頭角,並灌唱了電影主題曲《人間仙子》及插曲《銀色的淒涼》,風靡一時。同年,白虹在上海影戲公司的有聲歌舞影片《健美運動》中首任主角。後又在1936年攝竣的、但杜宇導演的《國色天香》中飾演女主角。 《國色天香》模仿好萊塢電影的表現方式,歌舞場面富麗堂皇,用諷刺的筆調寫出了都市生活的艱難。但杜宇對白虹的表演讚賞不止,謂其確為中國歌舞界的傑出人才。

1935年初黎錦暉重組明月歌劇社,這一次的組織範圍很大,許多老社員紛紛回歸。白虹此時早已是劇社台柱。 1935年7月底,白虹、黎明健在新光大戲院主演新編歌舞劇《花生米》。劇中兩支插曲《長生果》與《送郎》,均是黎錦光作品,由白虹灌成唱片後頗受歡迎。

1936年4月,明月歌舞社於金城大戲院舉辦十五週年紀念大會,首演五幕歌舞劇《桃花太子》。該劇由白虹與嚴華領銜,黎明暉、黎莉莉、黎明健、周璇、嚴斐等六十餘位明星合演,號稱“空前未有”、“睥睨一切”,聲勢極為浩大。同期,白虹在百代連續灌錄了《狂歡曲》《酒話》《牢吟曲》《青年的時髦》等多首歌舞劇插曲。上海公演後,明月社又前往南京表演,場場爆滿。當時,田漢還在觀看表演後特地發表一篇文章,對表演作出鼓勵。白虹的歌唱及演技,都倍受媒體好評。

載譽而歸後,劇團在上海候輪出國。約1936年7月起,白虹作為台柱,隨黎錦光、嚴華率領的大中華歌舞團到南洋巡演,至第二年7月回到上海,為期整整一年,受到當地華僑觀眾的歡迎。這期間,白虹收穫了愛情,她和黎錦光由師生關係正式轉為夫妻。可惜因經營不善等種種問題,歌舞團內部出現了矛盾分歧,最終在巴達維亞就地解散。

回國後不久由於"八一三"對日抗戰,所有文藝演出工作停辦,經濟拮据,生活不安定。 1937年12月黎錦光隨嚴華的“萬花歌舞團”再下南洋,身體欠佳的白虹則留在上海,度過了一段較艱苦的歲月。此時的白虹曾在劇場出演文明戲,並與顧夢鶴等成為“改良文明戲”倡議的發起者。 

1938年,新興話劇已在上海奠定了營業的基礎,白虹加入於伶等人組織的“青鳥劇團”。在青鳥的第一出話劇《雷雨》中,她扮演四鳳。此後由於受到歐陽予倩的賞識,白虹在《日出》中臨時代替生病的尹青扮演顧八奶奶,只排演半天隔天即上場。因對這一角色的成功演繹,白虹受邀參加了新華公司電影《日出》的拍攝,此後成為新華的基本演員之一,在1938至1940年間陸續拍了《蘭閨飛屍》《少奶奶的扇子》《金銀世界》《三劍客》《離恨天》《王熙鳳大鬧寧國府》《瀟湘秋雨》《刁劉氏》等幾十部影片。這其中不乏精彩的表演,如她曾在電影《王熙鳳大鬧寧國府》中女扮男裝飾演賈蓉,在《離恨天》中一人分飾遭凌辱至死的馬戲團女演員小虹,以及玫瑰(王人美飾)留下的孤女小玫。在《刁劉氏》、《三劍客》、《雲裳仙子》、《播音台大血案》、《蘭閨飛屍》、《瀟湘秋雨》、《情天血淚》、《武則天》、《紅線盜盒》等影片中,白虹均有演唱歌曲。 《刁劉氏》是新華最後的一部戲,也是白虹認為自己演出最為用功的一部戲。此外,白虹還為1941年上映的中國第一部長篇有聲立體動畫電影《鐵扇公主》作了配音,並擔任電影前半部分鐵扇公主的人物模型。

孤島春秋

演電影之餘,白虹積極投身舞台。 1939年3月,白虹客串演出改編自左翼話劇家魏如晦作品的歌劇《桃花源》。 1939年中秋,白虹在辣斐劇場領銜主演《楊貴妃》。緊接著,1939年9月29日,由張昊作曲、蔡冰白編劇、以抗戰生活為題材的歌劇《上海之歌》於法租界辣斐德路辣斐花園劇場首演,白虹和龔秋霞以A、B組形式分任女主角鄒小鳳。演出共9天18場,甚獲好評。插曲《哥哥你愛我》、《忘了我吧》由白虹灌錄唱片,成為劇中名曲。 1940年底《上海之歌》第二次上演,白虹再任女主角。並緊接著於1940年12月31日至1941年1月4日主演由錢仁康作曲、蔡冰白編劇的四幕歌劇《大地之歌》,演唱了《打漁的姑娘》、《樵歌》等歌曲。該劇接近歐式歌劇風格,描寫江南農村的抗暴故事,但由於內容影射抗日,演出四場之後就被迫停演。

1940年底,白虹與新華合同期滿,為覓得更多在電影中擔任主演的機會,改投周劍雲新成立的金星電影公司。此後與舒適、韓非、喬奇等小生搭檔,接連在《孤島春秋》、《無花果》、《玉碎珠圓》、《地老天荒》等影片中飾演女主角。  當時孤島上海古裝片氾濫,白虹主演的時裝片,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孤島的黑暗現實,無疑給觀眾帶來耳目一新的感覺。再加上白虹每片必歌,由她演唱的電影插曲,如影片《孤島春秋》的插曲《莎莎再會吧》、《春之舞曲》、《相思謠》,《無花果》的插曲《埋玉》, 《地老天荒》插曲《鏡花水月》,《玉碎珠圓》插曲《別離相思》等,隨影片熱映紅極一時。 《無花果》被認作其代表影片之一,劇中白虹演唱多首彈詞,為此她花兩個月時間在收音機畔力自刻苦揣摩“沈薛”調門,珠喉轉動,毫無荒腔走板。吳村創作的《莎莎再會吧》則是她最為走紅的電影歌曲。據曾擔任日本關東軍報導部囑託的著名作曲家服部良一回憶,1943年至1945年間上海最受歡迎的歌,除了周璇的《何日君再來》、李香蘭的《賣糖歌》和《夜來香》外,就是白虹的《莎莎再會吧》。 

30年代中後期,白虹的歌藝逐漸成熟,在當時與周璇、龔秋霞成為百代公司旗下三大歌星。 30年代末至40年代初,白虹演唱的《賣花翁》、《鬧五更》、《愛境情途》、《旋舞之歌》、《點秋香》、《春天的降臨》、《人海飄航》、《郎是春日風》、《河上的月色》、《天南地北》、《花兒你可愛》、《蘇州夜曲》、《牧羊》、《三年》、《夜半三更》等歌曲亦受到歡迎。 《郎是春日風》是整個40年代久唱不衰的名曲,白虹甜美兼醇厚的歌聲,整天在大街小巷迴盪,直至飄洋過海飛向香港和東南亞。

玉碎珠圓

戰亂的年代風雨飄搖,白虹的演藝生涯也經歷著無常的變化起落。孤島時期結束後,日本人控制了上海的娛樂事業,金星併入國聯,加上此時白虹又有了身孕,便拒絕了一些片約,暫別銀幕,轉而投身光明劇團,並於1942年下半年開始排演三幕舞台歌劇《霓裳曲》。 1943年農曆新年前後,《霓裳曲》在美華戲院正式開演。劇中白虹展示美聲唱法,用英文演唱《舒伯特小夜曲》。同時,劇團又開始準備下一出五幕歌劇《鳳凰於飛》,也由白虹擔任女主角。那時白虹剛產子不久,日夜排戲,精神太虧損。在一次演出時,白虹意外暈倒在了舞台上。 《霓裳曲》的演出就此中止。由於無人能頂替白虹演唱插曲,《鳳凰於飛》也未能上演。

白虹病了許久,待她重返銀壇時,已是華影的時代。她與周璇先後加入了華影。 “復出”之作是《美人關》,白虹飾演的女主角有別於以往金星時期天真善良的小姑娘形象,是一個好壞參半的“別緻”角色 ,由陳歌辛創作的片中插曲《我要你》很是風靡。

《美人關》之後,白虹在《何日君再來》、《紅樓夢》、《結婚交響曲》等片中出演主要角色,並都未演唱插曲,完全以影星的姿態參演。隨著身型的日漸豐腴,白虹的銀幕形像也轉向了成熟、性感的反派角色。

1943年時,各類義演、音樂會等已頗為興盛。 1944年12月,白虹在蘇州登台演唱,頗為轟動。 1945年,夜來香音樂俱樂部以四十萬元與白虹簽約,邀請她登台駐唱,而後她又被仙樂舞宮以一百五十萬元之巨款簽下。 1944年10月11、12日,中日音樂會在上海大光明大戲院舉辦,白虹、姚莉、龔秋霞、渡邊濱子、服部富子以及作曲家服部良一等共同演出。 12月30日,為籌募同人福利基金,多位明星在大光明共同舉行影星歌唱遊藝會,白虹演唱了《海燕》、《我要你》等。

歌唱大會

1945年1月12、13日,歌藝已達爐火純青境界的白虹在上海蘭心大戲院舉辦兩場“白虹歌唱大會”,演唱了《貝特尼》、《聖母頌》、《風流寡婦》、 《夜來香》、《尋夢曲》、《郎是春日風》、《海燕》、《自由射手》、《歡舞今宵》、《卡門》、《明燈》、《玫瑰》、《情夢》等十幾首海內外名曲。  這是中國本土流行歌星第一次在國內舉辦個人演唱會,是中國流行樂壇的一場盛事。在白虹之後,周璇、龔秋霞、白光等當時的大歌星們,紛紛舉辦獨唱音樂會,成為一時熱潮,為抗戰勝利前夕最後的黑暗歲月帶來了絲絲亮色。

在接連舉行“白虹歌唱大會”和“白虹之歌”演唱會後,1945年3月19至21日,白虹在金城大戲院的新春影劇集錦節目演唱《夜來香》、《我要你》; 6月13日,白虹同周璇、白光、楊柳等聯袂舉辦仲夏音樂會以饗歌迷,會上她演唱了《夜來香》、《海燕》、《郎是春日風》等歌曲,樂隊演奏由《戀歌》《鏡花水月》等組成的《情夢圓舞曲》;6月30日在蘭心戲院出席昌壽音樂會,演唱《尋夢曲》、《我要你》、《春天的降臨》等。

以往歌女在夜總會等場所登台獻唱時,客人可隨意選擇坐著聽或是跳舞,歌者只是擺設,地位較低。歌唱大會則意味著觀眾買票專程為了欣賞歌唱而來,歌者成為主體,由白虹引領的獨唱音樂會風潮,無疑為歌者的地位與受尊重程度的提升起到了一定的推動作用。

戰後歲月

抗戰勝利後,上海影壇整改調頓。白虹再別銀幕,登台駐唱了一段時間。丈夫黎錦光擔任樂隊指揮,婦唱夫隨。

戰後白虹的主要精力仍在歌唱上,她繼續積極開拓時代曲新曲風,是這一時期灌錄歌曲最多的歌星之一。陳歌辛的《夜半行》、《咪咪》;黎錦光的《可憐的爸爸媽媽》、《花之戀》、《雨不灑花花不紅》、《我的心在跳》、《同心謠》;嚴折西的《且聽我說》、《惱人的夜雨》;姚敏的《薔薇花》、《我要回家》、《紡棉花》、《愛情與黃金》;李厚襄的《乘風破浪》、《太湖船》、《失去的周末》、《香島風月》;劉如曾的《醉人的口紅》、《船家女》;嚴個凡的《瘋狂樂隊》等等,都是這一階段白虹膾炙人口的名曲。從30年代初期至新中國成立,白虹灌錄歌曲總計有一百五六十首,數量僅次於周璇。

1947年1月,由白虹、歐陽飛鶯、李厚襄等組成的“上海音樂戲劇訪問團”赴菲律賓等地演出,途中曾在廈門停留,待辦出國手續並順作表演。約在這一時期,白虹與殷秀岑合演了《佳偶天成》一劇。東南亞一帶的風土人情給白虹留下了美好的印象。返滬後,白虹應上海市自助助學總會之邀,於蘭心主演以抗戰時期大後方間諜劇為藍本的《天字第一號》以作慈善。

在先後為電影《天羅地網》、《卿何薄命》幕後獻唱歌曲《歸來吧》及《月下悲思》之後,白虹正式複出影壇,於1948年在大同、華光等電影公司出演了《紅樓殘夢》、《霧夜血案》兩部影片,分別飾演女二號與女主角。 《霧夜血案》賣座很好,片中白虹演唱的兩首歌曲《浪花》及《別走得那麼快》都很走紅。而後她又為影片《乘風破浪》灌唱插曲《愛河浴》,並積極籌備新電影的拍攝工作。

1949年年底,白虹赴常州主演話劇《別有天地》,受到歌影迷熱烈歡迎,每日收入十一萬元。

1950年,已離開上海的百代公司為白虹發行了最後一張新曲唱片《朗朗月/被刺的手》。 《被刺的手》錄於1949年,是白虹灌錄的最後一首歌曲。 《朗朗月》是影片《夜鶯曲》的插曲,白虹在片中飾演女二號白木蘭,這也是白虹參演的最後一部電影。

個人生活

感情生活

1931年12月14日,聶耳在日記中寫道:“這幾晚做夢都夢見小白,……她可以使我快樂、懊惱、瘋狂……” 日記中提到的“小白”即是當時明月歌劇社四大台柱之一的白麗珠(後易藝名白虹)。後來,老影人劉瓊曾在《聶耳——匆匆卻又永恆》一書中稱白虹是聶耳一度心儀的對象,也許就緣於此。
1936年,白虹與作曲家黎錦光(黎錦暉之弟)結合。兩人育有四個子女(另有一孩子夭折)。黎錦光比白虹年長十多歲,在鄉下曾有一位糟糠妻。黎欣賞白虹的才華,一度對其展開熱烈追求。白虹早期就有不少歌曲出自黎錦光之手。南洋巡演前後,兩人正式成為夫妻,37年6月白虹在南洋一帶生下女兒,取名黎南洋。巡演歸來後,生活動盪,經濟拮据,夫妻倆一個作曲寫歌,一個演唱拍戲,共同努力。出於對藝術的共同愛好,兩人常在一起談歌論曲,
起初幾年感情融洽,尤其在周璇、嚴華離婚之後,黎錦光夫婦更被視作是歌壇最為美滿的一對伉儷。不過事實上,黎錦光最富盛名的作品如《夜來香》等,卻並非白虹灌錄。一來黎錦光需要首先把寫的歌拿出去賣錢,二來同為歌星的妻子也不會獨自把好資源全部佔有。

40年代中後期,白虹與黎錦光感情出現裂痕,不過不久風波便得平息。49年以後,音樂生涯無法繼續,兩人的婚姻終是走到了盡頭。 1950年1月24日,白虹與黎錦光聯合發表了“脫離同居關係的聲明”。離異後兩人仍有保持聯絡。

後期經歷

離婚之後,白虹做了話劇演員,北上回到故鄉北京。她與話劇小生毛燕華結婚。 1950年8月,白虹和毛燕華應邀參加首都實驗話劇團,演出了《林則徐》、《美國之音》、《日出》等劇。當時蘭州軍區的某部長在京觀看了他們的演出後讚揚有加,又邀請他倆前往西北軍區文工團任話劇演員,先後排演《在戰斗里成長》、《在新事物面前》、《母親》、《曙光照耀莫斯科》等劇,巡迴演出於西北五省達4年之久,並榮獲三等功。 1955年春,白虹和毛燕華返回北京,參加鐵道文工團,赴全國鐵路沿線巡迴演出話劇,白虹曾主演《南京路上好八連》、《鄉村女教師》、《母親》等劇,並執導了歌劇《小二黑結婚》。

文革期間,因江青不願意人知她三十年代在上海的從影史,很多同代同行都被關押。作為三十四年代歌影巨星的白虹也被關押,遭受迫害。 1979年退休。

最後時光

1986年,姚莉回內地探望故友。她從黎錦光處得到地址,專程乘火車去北京看了白虹。白虹與丈夫毛燕華,這一對從輝煌歸於暗淡的伉儷演員,住在北京站附近的蘇州胡同。姚莉過去與白虹感情很好。後來在接受采訪時姚莉曾稱讚白虹為人好,並表示,她一生要感謝的兩個人,一個是提拔她的嚴華,另一個是教會她國語的白虹。白虹姐姐給我很多,她幫我很多,她提拔我,我很多歌詞不容易念,因為那個國語不容易的……她很寶貝我,以前的歌星有一個好處,沒有說我妒嫉你,你紅了我妒嫉,為什麼還教你,沒有。好像一個家庭。

白虹曾通過廣播錄音向南洋的老歌迷們致以問候。在黎錦暉誕辰100週年紀念時,白虹也曾表達對黎先生及明月社時代的懷念之情。後來白虹被查出身患癌症,因醫生誤診,耽擱了治療時機。丈夫毛燕華一直給予她關懷呵護,陪伴著她直到最後時刻。在病床上,白虹反复聆聽自己早年唱過的歌,在歌聲中,她重溫著半個多世紀的風雨人生,走完了自己生命的最後一程。

1992年5月28日17時55分,白虹於北京去世,享年73歲。

由於白虹在南洋擁有眾多的老歌迷,當她去世之後,南洋一帶掀起了“白虹熱”,馬來西亞的電台播放了白虹生前的談話錄音,並播放“懷念專輯”,菲律賓和新加坡的報刊也發表評論,對白虹的歌唱作高度評價;香港百代公司也出版了錄音帶《白虹之歌》。

主要作品

演唱會記錄

舉辦時間 演唱會名稱
1936年7月至1937年7月 大中華歌舞團南洋巡演
1944年10月11、12日 中日音樂會
1944年12月30日 影星歌唱遊藝會
1945年1月12、13日 白虹歌唱大會
1945年3月19至21日 新春影劇集錦
1945年6月13日 仲夏音樂會
1945年6月30日 昌壽音樂會
1947年 上海音樂戲劇訪問團赴菲律賓演出
1936年4月 明月社十五週年演出
[6]

獲獎記錄

個人獎項
  • 1934 上海《大晚報》播音歌星競選第一名“歌唱皇后” (獲獎)    

人物評價

藝術特色

在流行時代曲的樂壇中,可以兼顧時代流行曲、藝術歌曲、曲藝等不同曲風的紅星,相信一定非白虹莫屬。白虹的音域寬廣,歌路也廣,有較深的藝術功底,具有現在所說“美聲唱法”的基礎。她吐字清晰,演唱穩當中蘊含飄逸,富於感情。在融合傳統唱腔的基礎上,她自行發展出一種具有異國氣息的唱法,包括發聲方式、吐字與行腔。有歌評家評她:“歌喉嘹亮就像陽光普照,能激發人們高遠的情懷。”不論是傳統小調、通俗、藝術歌曲,還是西洋歌種、古典、爵士、怨曲風格,白虹唱來無不得心應手。一代代歌星,包括姚莉、李香蘭、張露、紫薇、潘秀瓊、靜婷、崔萍、鄧白英、葉楓、顧媚、蓓蕾、潘迪華、楊燕、冉肖玲、黛玲、徐小鳳、葉麗儀、費玉清、蔡琴、張俐敏、黃曉君、李玉剛等等,都曾翻唱過白虹的作品。

而在電影中,白虹也充分向觀眾展示了她的演技。白虹主演的《玉碎珠圓》在上海新光劇場上映時,觀眾為主人公的命運觸動、為白虹的歌聲打動,竟哭聲一片。  她的戲路非常廣,《日出》中,她是討人厭的顧八奶奶;《王熙鳳大鬧寧國府》中,她是有些狡猾有些窩囊的賈蓉;《無花果》中,她是楚楚動人的弱女子;《美人關》中,她是嬌俏媚麗的女盜;《紅樓夢》中,她是霸道強橫的王熙鳳……她愛演各種個性的戲,不希望把自己圈在一個小圈子裡。

報刊評論

白虹小妹妹,原名白麗珠,芳年剛十五……民國二十年,(1931年),黎錦暉特委其弟景光赴平,考選新人十餘名來滬,白女士亦其中之優材生也。練曲習琴,勤勉不懈,轉瞬逾三年,佳績如歷九年。蓋學鋼琴者限九年入門,始能奏繁複之曲,白女士三年有成,不論新曲新歌,對譜即能自彈自唱,且第一度即能使板準腔圓。雖環境有以致之,然非勤修苦練安能臻此?我為最嗜新歌者,幾無日不偷閒從無線電收音機中聽曲,偶匯記白女士所唱者,都三百餘首,無不精嫻。其它屬於兒童劇曲、歌舞表演曲等等,當在一千首以上,黎著歌曲已有二千七百餘闋,白女士既對譜能歌,則其能唱之曲竟可謂無窮數。人美下野,當以白虹為歌壇之主,此至公無偏之論,眾無異議。 ——《大晚報》

我心目中的電影明星:必須能有好萊塢明星的努力和高強的交際本領,但卻不能像他們的“一落大派”,她必須是處處然有生氣,但決不輕浮的顯露於外,白虹小姐彷彿合我這個條件。 ——《中國電影畫報》

白虹,觀乎她銀幕上的演技,實在也是值得令人欽佩的一人……宛轉而輕快的談吐,身長玉立,剛健嫣娜的姿態,是會留給你一個極可愛的印象。 ——《大眾影訊》

人美、歌美、髮型美,使兩棲明星白虹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裡成為上海灘上的一顆耀眼奪目的“大紅星”。 ——《Airport Journal》

名人評價

我覺得白虹演得非常好,一個如此用心的新演員,應當多多給她演戲的機會。 ——歐陽予倩.   

白虹是中國流行歌的皇后,一點不假,白虹因為中氣足,嗓音寬亮甜潤,再加上『戲』路廣,文武昆亂不檔,稱為全才,不算為過。 ——水晶.      

不過這些女星中,我倒是偏愛吐字最為清晰的白虹。白虹的演唱穩當中蘊含飄逸,那種韻味是屬於中國傳統戲曲的韻味。溫厚綿長,不刺激,卻留得久,傳得遠。 ——吳曉穎.  

 

資料來源(百度百科)

 

梅楣網站:   

www.MeiMeiMusic.org

梅楣粉絲團:   

www.facebook.com/meimeimusic

梅楣微信音樂平台:  

meimei1231us